文化 >> 文学作品 >> 详细内容
情系银杏
日期:2019-09-09  作者: 

情系银杏

朱金华

2008年,怀着崇敬心情,在丹桂飘香季节里,蒙蒙细雨伴随下,我踏进襄阳米公祠大门。素有“风樯阵马,沉着痛快”之称的米芾书法,用笔俊迈,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合称北宋四大家,世居山西太原,后迁徙且长期居于襄樊。我所拜谒的汉江之畔这座青瓦白壁古代遗迹,就是为纪念集书法绘画鉴赏于一身的米芾而建造的祠堂。我在《拜谒米公祠》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穿过堂屋正厅,一棵参天银杏拔地而起,仰头不能视其冠,已有四百多年树龄,树后是一通巨型石碑,这通影壁式石碑,记载着宋至明清米氏家族渊源的变迁,即米氏家谱。两边是碑廊,陈列着米芾父子及黄庭坚、蔡襄、赵孟頫遗墨石刻。”

后来的时光里,脑际再也挥抹不去那株几人合抱粗细的银杏树,几回回梦中与之谋面,秋色染黄的叶片随风摇曳,带去我恒久的牵挂。

每当相遇银杏树,我就会肃然起敬,无论在枝繁叶茂一树绿荫的春夏时节,还是枯叶飘零满目金黄的秋冬,在我心目中,她永远蓬勃着无限生机。正如那株静默在米公祠前高大银杏树,微风过处,与纵横驰骋的满苑书法一起舞蹈,蕴含浓郁文化气息,作为书法爱好者,怎能忘怀此情此景,淡漠那意蕴悠长的一派文脉……

世间万物皆有生命。我不敢自诩慈善向佛,但我绝少杀生,就连闲散在山林的蒿草藤蔓枝干,也不轻易砍伐伤及,虽不至于踏死只蚂蚁就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见蚂蚱知了蜻蜓燕雀误入居室,定要逮住放逐室外放生大自然。当然,对于那些携带病毒的蟑螂叮咬人畜的蚊虫坏货毫不心慈手软,置之死地而后快。

真正对银杏有所了解,还是在一次偶尔的阅读中。其略云:银杏为落叶乔木。4月开花,10月成熟,果实长圆形,花果清香,树形优美,为优良观景树种。银杏树又名白果树、公孙树,曾是仅遗存于中华大地的珍稀树种之一,素有“活化石”之称。银杏树的果实和叶子均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和食用价值,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银杏,宋初始著名。其气薄味厚,性濇而收,色白属金,故能入肺经,益肺气,定喘嗽。其花夜开,人不得见,盖阴毒之物,故又能杀虫消毒云云。至于主治寒嗽痰喘、咳嗽失声、小便频数、肠风下血、头面癣疮等疑难杂症,还有医治处方汤头歌诀,无须在这里枚举,随便一个乡间郎中定比我说得全还。对浑身是宝的银杏树更是心存敬畏……

如今,银杏树已成香饽饽,药用价值逐步被人们所认知,其观赏性也不被忽视,都市街巷,旅游景点,不时会映入眼帘,就连山城绿化也有银杏树的身影儿,漫步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一袭芬芳扑面而至,夏初时节,百花凋零殆尽的四月天,有她的存在便觉春天不老;深秋之际,嘉果满枝清香溢,在万物萧杀的十月天,有了她的存在,生机一片。至于果实延缓衰老美容养颜消炎杀菌诸多功效,那是科学研究的范畴了。

米芾这位北宋艺坛富有艺术个性充满浪漫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在书法和绘画方面的成就给后人留下许多研究探索课题。在拜谒其祠堂相遇了银杏,银杏就常驻心间再也不曾释怀,每当于几案品读米字法帖对话古代经典书作的时候,那棵高耸的银杏浮现眼前,让我又漫步汉江岸边膜拜米家祠堂……

 

 

政协网站 政府网站 合作媒体 友情链接 检察网站 中省政协